【取消】【无锡站】王安忆同名小说改编-话剧《长恨歌》(无锡站)
735人浏览 2人想看
【取消】【无锡站】王安忆同名小说改编-话剧《长恨歌》(无锡站)
2022.07.08-2022.07.09    无锡大剧院
【节目已取消】本节目主办方因故取消,详情见演出介绍内公告,已购买票品的用户,客服将尽快与您联系处理退款
节目因故取消

演出介绍

    《长恨歌》2003年初次被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搬上话剧舞台,与电影版、电视剧版相比,十九年来,话剧版“不可复制”的经典魅力让这部剧每一轮演出都获得票房口碑双丰收!




    “晨曦一点一点亮起,灯光一点一点熄灭。先是有薄薄的雾气,光是平直的光,勾出轮廓,细工笔似的。跳出来的是老式弄堂房顶的老虎天窗,它们在晨雾里有一种精致乖巧的模样,那木框窗扇是细雕细做的;那屋披上的瓦是细工细排的;窗台上花盆里的月季花是细心细养的。”这是写在小说《长恨歌》开篇的一段。

    上海的精致,从书里延伸到当下,任时光流转,亘古不曾改变。上海的精致,从不在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华里;上海的精致,一直都氤氲在那些毫不起眼的细节和角落里,比如那细雕细做的木框窗扇,那细工细排的屋顶瓦片,那细心细养的窗台上花盆里的月季花,那平直头发的一点弯曲的发梢,那蓝布衬衫里的一角衬衣的领子,还有围巾的系法和那鞋带上的一点小花头。

    而话剧《长恨歌》舞台上的精致,散落在3个小时演出的角角落落里。

    剧中演员旗袍样式、制作均还原40年代老上海味道;景片底部画中景象展示的是40年代老上海样貌。

     

    台上爱丽丝公寓里的吊灯、楼梯上的花纹、房间里的墙纸、屋内的灯光、梳妆台上的化妆镜,粉盒里的小镜子均从细节上还原小说中对爱丽丝公寓的描写。

     

    舞台灯光所营造的,是小说中那蒙纱的质感,将一切都照得绰绰约约,赋予梦幻,又是柔上加柔。

    “漂亮不过是天上的焰火绽放开来就那么一瞬间。这个时辰过后,一片漆黑。还有什么,或许,比焰火更不如。焰火绽放过后,烟花残屑落在更不知名的地方,剩下来的是片漆黑的天空,倒是干净了。但是一个漂亮的人就不一样了,一上年纪,身上处处是漂亮所留下来的遗迹,就好像是浑身写满悼词一样。”这是电视剧《长恨歌》里的一段台词,这世间最令人动容的,莫过于美到凋谢,而小说《长恨歌》,把心碎,动容,和那些回不去时光里的精致,囊括在了300000字之中;而立在舞台上的《长恨歌》,又怎样呈现这300000字之中故事,情感,和精致,2022年7月8-9日,你可愿来一寻……


    上海话剧艺术中心·人文之光演出季根据王安忆同名长篇小说改编话剧《长恨歌》Everlasting Regret
    一场繁华上海的
    遗痕旧梦


    温馨提示:
    1、本场演出可使用会员折扣,演出票是进入剧场的唯一凭证,请妥善保管,遗失不补。一经售出不支持退、换、补!
    2、该场演出1米以下儿童谢绝入场!
    3、本剧院楼层不互通,建议同行观演人购买同一楼层座位!


    注:无锡大剧院将严格落实无锡市新冠疫情防疫应急指挥部的防疫政策,如果您从外地来锡,建议您提前了解相关政策,合理安排行程。文末附无锡市(县)区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联系电话。为落实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的相关规定,做好疫情常态化期间的防控管理工作,无锡大剧院对于新上架销售的演出,采用实名制购票方式,一票一证,观众持购票时预留的证件观演。如疫情管控政策出现调整,大剧院会根据政策要求进行上座率比例调整。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历年海报集锦

    18年里,曾陪伴我们的三个“王琦瑶”

    以及那些我们陌生又熟悉着的曾经的“记忆”

    缘起·2003年首演与打磨

    小说到剧本的改编之路

    时光倒回2003年,编剧赵耀民想把这部小说搬上舞台,和上海话剧艺术中心“组织打造本土剧目”的想法相契合。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原作者、小说家/王安忆

    “应该特别提一下赵耀民老师,他把《长恨歌》浓缩成3个小时40分钟也是很不容易,我觉得贡献是非常巨大的。”

    对于小说原作者王安忆而言,在《长恨歌》从书本到舞台的改编过程中,编剧赵耀民无疑是起到了非常关键的作用。赵老师在丰富人物内容和搭建戏剧结构方面都倾注了心血,最后才得以让《长恨歌》“瘦身”成功,在3个小时内为观众讲述王琦瑶40年的情与爱。近几年,《长恨歌》的剧本也在赵老师的不断改进下,加重了程先生的戏份,使人物更加完整。


    《长恨歌》原作者、小说家王安忆


    绝版场面·盛大的舞会

    2003年版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李胜英受到上海知名老克勒徐元章邀请,与剧组演员一起到宝庆路3号(现在的上海交响乐博物馆)参加“老上海第一私人花园”的舞会,学习有老上海风情的舞蹈。


    2003年话剧《长恨歌》剧照


    03版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/李胜英

    “为了让这场舞会有气氛,又把舞会里边的老师们一块请到我们的剧组,你们的演出就是给我们跳一场舞。所以那场舞特别有味道。”

    舞美设计精益求精

    为了能够让作品能够大程度还原小说中对于老上海味道的描写,两代制作人和导演都对舞美设计的细节要求很高,例如利用转盘打造走马灯体现岁月流转的氛围,在场景中设计天窗来体现上海房屋“老虎窗”的特色。

    2003版剧照中的“老虎窗”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导演 / 周小倩

    “我也是更想跟着苏老师一起把《长恨歌》更能贴近上海的观众,更能贴近上海。”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导演周小倩

    尽管第一版的舞美设计很漂亮,但是为了能够让这个作品至善至美,好的体现出原作的精华,导演苏乐慈重新邀请退休的刘元声老师重新设计了一版具有“上海味道”的舞台。

    2003年10月话剧《长恨歌》剧照

    而在配乐上,制作人们也不惜“一掷千金”只为打造出和人物性格贴合的配乐。

    03版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/李胜英

    “蒋丽莉出场的时候有一段音乐很好听,但感觉少了一点东西。我们导演仔细听的时候觉得少了一点人物的性格。为了要保证艺术质量,这是上海文化的体现,最后花了几千块钱把乐队、歌词重新写回来,重新租录音棚,把这首歌做好了。”

    主创们对于每一个细节都追求到好,这也正是《长恨歌》生命力所在。

    2003年-2006年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李胜英


    选角——谁是“王琦瑶”?

    对于当时的主创们而言《长恨歌》的选角是费了一番周折的。
    苏乐慈导演回忆到,排《长恨歌》的时候,方方面面都投入很大。在寻找演员时,把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的所有上海籍演员都列了出来,最后定了张露。
    为了还原《长恨歌》中浓郁的老上海味道,这部话剧的很多演员也是上海籍。

    2003年版话剧《长恨歌》王琦瑶饰演者张露



    2021年·回归与成长

    《长恨歌》—一场又长又爱的旅程还在继续。

    小说的文字停留在王安忆落笔的那一刻,但话剧《长恨歌》中的王琦瑶和编剧、导演、制作人和演员一起成长。

    随着岁月的流逝和上海这座城市的不断发展,不论是原作者王安忆,还是两代制作人和导演都对“王琦瑶”的人物内涵有了新的解读。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总导演/ 苏乐慈

    “文学也好,戏剧也好,我一直觉得最重要的是塑造人物,塑造好每一个角色,要表达的就是人和人之间的亲情、友情、爱情,所以才会感动。在一种非常尖锐的,复杂的背景下如何做出选择。”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总导演苏乐慈

    “她有一种征服的野心。” 王安忆这样说到。她坦言不愿王琦瑶一直都是悲悲切切,不能把王琦瑶演成被侮辱被损坏的女人。

    人物的丰满更体现在演员的不断磨练和阅历提升中。制作人裴姝姝感受的是演员朱杰演绎出了属于自己“味道”的王琦瑶。

    2016/2018/2021年话剧《长恨歌》王琦瑶饰演者朱杰
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/ 裴姝姝

    “我觉得话剧的魅力除了主创的魅力是演员的魅力,因为演员在成长,精力在丰满,他对于这个人物色的塑造就会不一样。”

    时隔3年再演王琦瑶的朱杰,会仔细观察自己眉眼中与王琦瑶相似的地方,就连开车路过安福路也会感受每一片落叶里蕴含的上海味道。

    2015-2021年话剧《长恨歌》制作人裴姝姝

    虽然《长恨歌》一直以来备受观众喜爱,但王安忆老师告诫我们,不可以被评价欺骗,作为主创应该看到《长恨歌》的不足,然后去改变、去进步。“这就是话剧的魅力,可以不断地诠释出新的意思。”王安忆说道。

    话剧《长恨歌》过去十八载的创作故事缓缓展开后,我们也对她的未来有了更多的期待。在这段倾注了爱和心血的漫长创作之路上,我们和《长恨歌》一同走过,见证了她赋有生命力的不断创新的过程。

    现在,我们将与又一次蜕变成长的“王琦瑶”见面。

     

    //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品质·创意·多元//
    1995 年1 月23 日,上海人民艺术剧院(始创于1950年)和上海青年话剧团(始创于1957年)合并组建为上海的国有话剧院团——上海话剧艺术中心。按照中共中央宣传部、文化部《关于深化国有文艺演出院团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》的要求,在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的指导下,其由事业单位转为企业,于2009年11月成立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有限公司(Shanghai Dramatic Arts Centre,简称“SDAC”)。
    SDAC是集项目策划、舞台艺术创作、演出制作、舞美制作仓储、剧场建筑咨询、剧院经营管理、宣传营销、艺术教育、演员经纪为全产业链的国有文化企业,在职员工314人、平均年龄38.4岁,离退休236人,近三年平均年收入1.2亿左右,年均线下观众33万。其经营范围包括以安福路288号话剧大厦为核心业务的物业群、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剧场经营管理有限公司、上海话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、上海大戏院(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有限公司徐汇分公司)。
    SDAC成立27年来,创作了近360部舞台作品,演出作品多次获得中宣部“五个一”工程奖、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奖、国家文化部文华奖、中国剧协梅花奖、曹禺剧本奖、中国话剧金狮奖、白玉兰表演艺术奖等全国性和省市级艺术奖项。坐落于安福路的话剧大厦自2000年11月份落成之初便打造了“看话剧,来安福路”的标签,通过“月月有新剧、周周有轮换、天天有演出”,形成了“让看话剧成为一种生活方式”的品牌。

    领衔主演:朱杰
    国家二级演员,上海话剧艺术中心演员,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。主要话剧作品:《长恨歌》《红楼梦》《简·爱》《玻璃动物园》《禁闭》《浮士德》《杜拉拉升职记》《吁命》《国际歌》《哈姆雷特》等。主要影视作品:《潜伏》《美女也愁嫁》《海魂》《雪豹》《婆婆来了》《丈母娘来了》《猎场》等。获奖情况:第二十七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配角奖、第二十一届佐临话剧艺术奖最佳女配角奖。



    网上订购流程
  • 选择演出

  • 确认订单信息

  • 选择配送方式

  • 选择支付方式

  • 完成购票

    观演须知

    1、演出详情仅供参考,具体信息以主办方公布信息及现场为准,请准时到场以免错过演出。

    2、鉴于文体演出票品特殊性(具有时效性、唯一性等特征),一旦用户与卖家达成有效订单代表交易协议生效,用户不能主动要求取消交易(因演出活动被取消或延期除外),详见 < 常见问题-退换票 > 。

    3、鉴于票品的不可复制性与稀缺性,本平台对演出(活动)有购买数量限制,平台有权无理由取消任何用户超过限购数量的交易,平台识别同一用户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同一注册手机。

    4、本平台尽最大努力促使卖家对交易协议的履行,如果卖家付票过程中发生问题,本平台可寻求其它卖家提供更高票面或相同票面更好位置票品代替,否则,平台将全额退款并按订单上约定的赔付方式与金额向用户进行赔付,详细规则请见 < 常见问题-无票赔付 > 。

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
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
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
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
温馨提示
你需要同意才能继续使用摩天轮哦!
温馨提示
您好,感谢信任并使用摩天轮票务!
依照最新的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要求,我们更新了《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》与《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》。请您务必仔细阅读并透彻理解相关条款内容,在充分了解并同意后使用摩天轮票务。
我们将依照法律法规要求,采取相应安全保护措施,尽力保护您的个人信息安全可控。
点击"同意"即表示您已阅读并理解《摩天轮用户隐私政策》《摩天轮平台交易服务协议》
下载app
联系客服
反馈意见
回到顶部